落地窗簾

關於部落格
落地窗簾
  • 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愛比恨多一筆

  張曉丹   生活中的愛與恨,千絲萬縷,錯綜複雜,有時難以理清,有時往往就在一念之間,它們承載的情感格外沉重。   張雲是一個七歲孩子的母親,丈夫在孩子剛滿月時就有了外遇離家出走。她在女兒五歲時離開了窮困潦倒的家,獨自一人到徐州打工,認識了本地人小朱,兩人相愛一年後在小朱老家按當地風俗擺了酒席,此後兩人便以夫妻名義住在了一起。第二年,張雲有了身孕,丈夫對她更是疼愛有加,婆婆眼看要抱孫子了,對兒媳也是整天笑臉相迎。   可惜好景不長,村幹部知道朱家兒媳懷孕了,便上門催辦準生證。小朱去張雲老家開結婚證明,卻發現張雲離家出走的前夫雖然幾年杳無音訊,但在法律上與張雲仍是夫妻,當地政府因此不同意為張雲出具結婚證明,最後張雲不得不去引產。   引產後的張雲整天躺在床上不說話,丈夫也整天借酒燒愁,婆婆知道引產下來的是個男胎更是悲痛不已,認定張雲害她沒了孫子,便四處托人張羅著給兒子重新說門親事,兒子不在家時還用難聽的話刺激虛弱的張雲。張雲向丈夫訴說委屈,丈夫也不冷不熱,日復一日,張雲心中壓抑的委屈和悲痛變成了深深的怨恨。   一天下午,再次受到埋怨和責罵的張雲拖著虛弱的身體到鎮上買了毒鼠強。回到家中,燒了一桌菜,把毒鼠強撒在了酒和菜里。晚上,丈夫回到家中,看到一桌子菜,就說了句你身體還沒養好,要多躺躺。張雲頓時於心不忍,開始猶豫了,丈夫沒等她多想,坐下來拿起酒就喝,張雲慌忙撲上前把丈夫手中的酒盃搶了過來,可惜丈夫一杯毒酒已下肚,張雲便搶過酒瓶後仰頭就喝,丈夫搶過酒瓶大聲說你身體還沒有養好,不能喝酒。張雲這時才淚流滿面地告訴丈夫她在酒菜里下了毒。丈夫聽後立即衝出門叫車,把已毒性發作的張雲送到了醫院,自己也一起洗了胃。   這個案子到我手裡時,偵查機關定的是故意殺人(未遂),經過審查後,我認為應以故意殺人(中止)定性。在審查期間,我去提訊張雲,看到她臉色蒼白地坐在石凳上不停流淚,我的心開始隱隱作痛。她泣不成聲地說她對不起老家的女兒,她去坐牢了,女兒肯定就沒人問了,現在的丈夫也不可能再原諒她了。   提訊回來,我立即聯繫小朱,通知他過來一趟。那天下著很大的雨,我以為小朱不會來了,沒想到一上班,就見他等在門口,褲子捲得老高,鞋上全是泥濘雜草,顯然是蹚水來的。他告訴我,自從張雲被抓,他去公安局找過幾趟,想替她求情,但不知道該找誰。他一再地對我說這事不怪張雲,她因為引產身體本來就虛,婆婆又天天給她氣受,而他這做丈夫的也只顧自己傷心忽略了她的感受。聽人說張雲可能要判十年,小朱紅著眼睛哽咽著求我從輕處理,並要我轉告張雲不管判幾年他都會一直等她回來。   最終我們以無逮捕必要為由不予批准逮捕張雲,記得拿到不批准逮捕決定書的那一刻,張雲和小朱抱頭痛哭。小朱對我說,等張雲回家後,他們就一起到老家把女兒接過來,好好過日子,並準備通過法律途徑讓張雲跟前夫解除婚姻關係。最終,法院對張雲判處了緩刑。作為這個案子審查逮捕環節的承辦人,當拿到法院送達的判決書後,我一直為這個女人隱隱作痛的心也終於如釋重負。   對於愛的真諦,人們一直眾說紛紜。而在這件案子里,愛就是張雲在怨恨中的一個閃念,輓救了愛人的生命,也輓回了自己險些困於囹圄的一生;是小朱的理解和寬容,勇於擔當與珍惜。   “愛”字有十畫,“恨”有字九畫,愛比恨,多一筆。   (作者單位: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檢察院)  (原標題:愛比恨多一筆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